能量光纤|保偏光纤|激光光纤|医疗光纤|SMA905光纤|D80能量光纤|FTTH/FTTX|光谱仪光纤

深圳鑫锐光
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业界资讯

大带宽需求倒逼运营商部署现网 100G产业链迎“黄金十年

2015-12-11 13:20:13 深圳鑫锐光 阅读

WDM,DWDM,万兆光纤,OM3 

 在大带宽需求推动下,三大运营商陡然加快了现网部署。据媒体报道,中国电信已于日前启动2015年IDC承载专网配套波分网络建设工程的采购工作。此次招标范围为中国电信2015年IDC承载专网配套波分网络建设工程的新建部分,包括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武汉、西安、成都、杭州、南京等8个城市的本地延伸系统,各城市将分别新建一套80×100Gb/s波分复用系统。

  无独有偶,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也在不久前启动了规模较大的100G设备招标工作,且设备采购量相当大。这些动向表明,骨干传送网、承载网对100G需求已经变得更加紧迫。毫无疑问,网络需求以及新的业务形态正多维度地影响传统电信行业,运营商不得不应对颠覆,与时俱进地转型创新。

  大带宽需求逼迫运营商加快网络部署

  国务院印发的《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提速降费指导意见》要求:适度超前建设高速大容量光通信传输系统,持续提升骨干传输网络容量。在“提速降费”的大背景下,现有带宽明显满足不了用户需求。对此,三大运营商加快了100G网络的建设进程,纷纷启动大规模集采。

  据报道,中国移动6月16日发布宽带接入用综合配线箱集采结果,并宣布启动CPE集中采购。这意味着,中国移动或将向用户提供固网服务,同时4G网络覆盖也将更广。

  事实上,中国移动的野心并不局限于此,宽带箱的招标只透露出了中国移动铺设智能管道的一角,中国移动今年的资本开支预算为1997亿元,其中,目标移动基站数要达到92万个,加快现有3G网络升级成4G网络,使4G覆盖可以扩展到各城区和乡镇。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通信学会副理事长邬贺铨认为,“现在中国移动的相关100G网络已是全球计划部署的最大的100G骨干网。”

  而在本月中旬,中国联通也公布了100G国干集采项目的集采结果。根据联通今年3月发布的标书,计划新建16条100GWDM传输系统,共集采约1544块100G板卡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随着三大运营商紧锣密鼓式地推进国内100G骨干网建设,通信设备产业链经过多年的准备,将会迎来了产业的黄金十年。

  产业各方迎利好

  实际上,并不仅仅是用户需求驱动运营商驱动网络升级。当前,OTT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物联网、车联网以及移动宽带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,倒逼运营商不得不升级网络与业务,而被视为信息传输高速公路的传送网络,也开始向100G规模商用的路线上迈进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4G新兴业务的迅速普及,以及软件定义网络等新网络架构的出现,使得业务呈现多样化,只是完成传输任务的“静态”光传送网已无法满足新的需求,高效、灵活、开放已成为光网络演进的关键。

  据贝尔实验室的数据显示,未来几年全球100G技术应用将出现快速增长,到2016年100G技术将占据传送网络主导地位。而在随后的5-10年中,高流量区域的骨干网峰值将达到45-125Tbit/s。由此可见,尽早布局超100G技术已经成为当下运营商网络升级战略中的重要举措。

  据贝尔实验室的数据显示,未来几年全球100G技术应用将出现快速增长,到2016年100G技术将占据传送网络主导地位。而在随后的5-10年中,高流量区域的骨干网峰值将达到45-125Tbit/s。由此可见,尽早布局超100G技术已经成为当下运营商网络升级战略中的重要举措。

 

  随着国内100G的爆发,供应商特别是中国通信设备厂商迎来了难得的市场机遇。

  我国100G市场占据超过全球半数的需求量,不仅帮助华为和上海贝尔在全球排名中占据领导地位,也让中兴通讯和烽火通信得以迅速扩大市场份额,并助力海外市场的开拓,从而影响甚至改变全球100G供应商的格局。

  数据显示,2014年,烽火通信获得中国电信100G集采的最大份额,稳固了自己的地位;上海贝尔2014年4月中标中国联通国家干线,覆盖京津冀工业基地,当年7月再次中标和升级中国联通国家干线;中兴通讯100G OTN则在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的大规模集采中,均占据了较大份额。

  知名咨询机构Ovum称,对中国市场的争夺,影响到厂商的整体份额。去年在运营商集采中屡获大单的中兴,全球市场表现也优于国外的竞争对手。2014年,中兴光网络产品市场份额达14%,全球市场份额排名稳居世界前二。

  尽快摆脱“增量不增收”窘境

  相对于产业链上的各方,运营商的前景似乎不太乐观。对于运营商而言,未来一方面需要面对流量激增带来的带宽压力,另一方面也需要摆脱“增量不增收”的窘境。

  中国移动前董事长王建宙曾形象地描述了运营商生存状态的变化:“同样是修路,在语音、短信时代,运营商好像在经营一个铁路公司,铁路是它建的,铁路上的火车跟它是一体的。铁路上的东西也是它卖的,外人几乎没办法介入。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的运营商好像是在经营一条公路。公路是你运营的,但是跑的车不是你的,谁的车都可以跑,微信可以,微博也可以,滴滴打车也可以。”

  也就是说,随着4G的加速普及以及各种数据业务的兴起,三大运营商在向流量经营的过程中将面临各种新的问题。因此,如何走好这条“路”,是电信运营商亟待探寻的新课题。

  在“互联网++”时代,三大运营商的压力与机遇并存,话音业务日益贬值、流量剪刀差、运营商管道被各种互联网+应用边缘化,用户需求在4G的刺激下一再改变。但网络的升级也为运营商转型流量经营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。

  100G网络升级会为流量经营转型提供基础条件,例如,带动云计算、大数据的发展,推动光网络的SDN化,实现网络增值,为互联网+过程中企业信息化提供更精准的服务。

  不过,运营商尽管在网络方面占有优势,但转型仍谈不上一劳永逸,尤其是在业务层面上不及IT阵营,在创新领域又落后互联网企业一大截,运营商要想在“互联网+”领域走得更远,就必须加强与互联网企业及IT厂商的合作。归根结底,转型流量经营并不能只靠运营商一家来完成,各方需通过产业分工,建立合理共融共生的机制,才能产生实质性转变的化学效应。

Powered by Shenzhen Xinrui Optical  ©2014-2018 http://www.Xi-Ri.com